今天刘海不营业

I am OK!🙊

【毕侃】小傻子

甜度满分:

·10000+一发完


·文中医学相关都是我编的,编的,编的


·二位永远幸福平安,ooc都是我的




  “……用能听懂的话说,就是我们通俗讲的,他撞傻了”,医生低着头开单子,笔尖在纸上走得飞快,没有抬头看李希侃的表情,就没有发现李希侃的脸瞬间就白了,他晃了几下,差点倒下,扶着桌子好歹才站稳。


    身边的大个子低着头乖乖的玩手里的还没有他拇指长的小轿车,样子要多认真有多认真,仿佛手里的塑料小车是多么少见的东西。两小时前他还毫无生机的躺在病床上,睡着的样子也帅的一塌糊涂,像无数个夜晚李希侃熟悉的样子。


    他怎么相信,半个月前还温柔的拥抱他的毕雯珺,变成了一个傻子。


    他怎么能傻呢,他刚要红的啊,他还要站上最高的舞台,享受世人的欢呼和喜爱,得到这应该属于他的一切。


    毕雯珺刚要红起来。小成本制作的网剧以黑马之姿踏平了下半年的网播收视,痴情的男二号是给观众爱的,李希侃知道毕雯珺一定会红,只是差了一点运气和机会,而机会终于到了,体现在他翻倍的话题量和粉丝数上,通告雪花一样飞向他,几个不错的综艺播完人气更是升了一大截。


    李希侃接到了公司的电话,其实要说的很简单,就是俗气的梦想与爱情的矛盾——毕雯珺是要登上最好的舞台的,这是他的梦想,也是李希侃的,要在最好的舞台上唱歌,享受粉丝的欢呼。


    分手是李希侃提的,他很利索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很利索的咬着牙搬离了两个人的“家”,毕雯珺跟着他走出小区,两个人拉扯了整整一路。


    变故就是这时候出现的,谁也不知道那辆车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李希侃印象中的下一个场景就是躺在地上的毕雯珺,安安静静的闭着眼睛,毫无生气的样子。


    毕雯珺躺了半个月才醒过来,这半个月是李希侃人生中最煎熬的半个月,他瘦了一大圈,固执的住在医院里陪着毕雯珺,絮絮叨叨跟他说了好多从前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


    毕雯珺醒的那个时候李希侃在削苹果——他原来从来不会削苹果,大老爷们没那么精细,但是因为毕雯珺醒了以后可能想吃水果,提前学习一下。他照例边削边自言自语,偶尔抬头看毕雯珺一眼,就见到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似乎看了一会了。


    眼睛亮的出奇,还有点懵懵的。


    李希侃差点抓不住手里的苹果,语无伦次的扑过来,“你你,醒了,医生,你等我叫医生,不对,你渴吗老毕,要不要喝点水”


  “老毕是谁?”毕雯珺皱了下眉,露出了一个李希侃从没见过的表情,然后摸了摸因为受伤裹着绷带的腿,“好疼啊”,说完突然哭了起来。


    不是那种默默掉泪的哭,而是嚎啕大哭,毫无形象的大哭,眼泪鼻涕一把,脸整个皱在一起,手里还不老实的要去扯绷带。李希侃吓懵了,他慌张的抓住毕雯珺的手——他还在挂水,乱动会跑针,他心里隐约出现了一些想法,却不敢细想,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放缓语气,“不疼不疼哦,医生马上就过来了”


    毕雯珺立马止住了哭声,变戏法一样停了眼泪,看着李希侃的表情充满了好奇与……天真,对,李希侃终于想明白了毕雯珺那个不熟悉的表情,是天真。


    天真是个很模糊的定义,你没法具体说出什么是天真,但是你一眼就看得懂,毕雯珺就用这种成年人没法表演出来——至少李希侃清楚,毕雯珺的演技到不了那个程度,的天真,看着李希侃,“你是谁”


    李希侃咽了咽口水,“我是李希侃”


  “小侃哥哥,”毕雯珺温柔的声线依旧,语气却愉快的上扬,尾音有点黏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呀,腿好痛哦”


    他从来没叫过李希侃哥哥,李希侃曾经无数次想过个耳瘾,毕雯珺从来不答应,反而执着于在床上欺负他让他叫毕雯珺哥哥。现在倒是干脆利索,叫起哥哥来一点都不含糊。


    嗓子有点干,李希侃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毕雯珺的头发,“你……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吗?几岁了?”


  “我叫毕雯珺,小侃哥哥你叫我珺珺就好了,我今年,”他露出一个努力思考的表情,掰了掰自己的手指头,表情和语气都无比认真,“我今年六岁啦”


    李希侃的脑子里轰的一声,什么都听不到了。


    大概是雏鸟情节,醒来的毕雯珺谁也不认,什么也不知道,却把第一个见到的李希侃看作最亲近的人,一秒也不能离开他,不然就哭得山崩海啸的,李希侃只能带着他检查,并且握着他的手哄他,不然毕雯珺就拒绝检查。查完医生说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可以出院了,李希侃带着毕雯珺坐在诊疗室里,详细的问了下情况。


  “小侃哥哥你怎么哭了,”脸被重重的抹了一把,李希侃才回过神看见毕雯珺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毕雯珺的手指重重擦过脸颊,李希侃才发现自己居然流泪了,医生被他们的对话影响,抬头看了他一眼,啧了一声,“不是,你哭啥,我还没说完呢,”他停下笔,眼里带了点笑意,“他这是因为脑子里还有一些淤血没抽出来所以才会这样的,是比较常见的车祸后遗症,不是很严重,配合针灸和排出淤血,是可以恢复的,一般一两个月吧,我这不是在给你写按摩的方法吗,别瞎想……诶咋还哭得更厉害了”


    李希侃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涌出来,毕雯珺怎么擦也擦不完。


    他感谢了所有能想到的神,后知后觉衣服黏在背上,全是他的冷汗。


    李希侃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尽管他也在上升期,但他还是坚决的推掉了工作——毕雯珺离不开他。出院的时候公司试图把毕雯珺带回宿舍,毕雯珺坐在医院门口的地上抱着李希侃的腿,哭得撕心裂肺,活脱脱要哭倒长城的样子,谁靠近李希侃就打谁,虽然他心智只有六岁,却是实打实快一米九的大个子,力气也没有退化回六岁,黄新淳被他误打了一下差点吐血,气得钻进保姆车说丢不起这个人。


    半个月前还一副“给你钱离开我儿子”架势的经纪人,悻悻的把毕雯珺交给了李希侃,还获得了眼泪鼻涕横流的毕雯珺一巴掌,再怎么样毕雯珺也是正当红,李希侃没多说什么,哄着他上了自家保姆车,对黄新淳打了个招呼就带着毕雯珺回了家。


    他获得了与毕雯珺长期相处的时光。


    这种时光实在得来不易,甚至之前在大厂都没有这个待遇,现在真的是24小时除了睡觉,李希侃完全跟毕雯珺待在一起,没有通告,没有粉丝,只有他们两个人,和他们的家。


    李希侃不过也二十岁出头的年纪,他本身还是孩子心性,根本没思考过会突然多出一个“儿子”,也根本不知道怎么去照顾一个一米八七的“小孩子”。


    李希侃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哄毕雯珺吃饭。


    回家的第一顿饭,李希侃跟毕雯珺吃了两个小时。他不是从小跟毕雯珺相识的,不清楚毕雯珺是不是小的时候真的像现在这样,挑食不说,注意力也不集中,李希侃一个看不住就跑到客厅玩小汽车。毕雯珺一个大个子,窝在沙发上,嘴里“呜呜”模拟着汽笛声,在沙发上赛车,李希侃端着碗蹲在他面前,几乎是求他张嘴,毕雯珺才会在玩的途中扭过头,赏脸吃一口。


    他俩同居的时候完全反过来。李希侃窝在沙发上打游戏,毕雯珺三请五请都请不动,只能暴力抱着李希侃到餐桌,佯装恼怒的捏着他的下巴,给他塞一口胡萝卜,塞一口李希侃就皱着鼻子冲他生气,他每次都会被可爱到,就低头啾一口李希侃嘟起的唇,李希侃被他亲的脸红,下一口胡萝卜就稀里糊涂进嘴了。


    毕雯珺把胡萝卜吐出来,呸了几口说不好吃。李希侃还不会跟小孩子说话,不管是哄还是威胁都掌握不好度,板起脸来装生气,说不吃胡萝卜不是好孩子,小侃哥哥不喜欢你了,语气有点重,把毕雯珺吓到了,他嘴一扁又开始哭,李希侃吓得赶紧把碗放在茶几,去抱毕雯珺,被记仇的小孩子推开,哭得声音都含糊,“不,不喜欢你,你凶我,害怕”


    李希侃心脏都攥着疼,他的爱人什么时候都帅的让人移不开眼,即便哭得稀里哗啦,也不觉得狼狈,反而有点心疼。可是虽然表面上并没有任何区别,他却比谁都清楚,他的爱人现在只有六岁,还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


    要更耐心,更温柔才行。要……比毕雯珺对他还要温柔和耐心。


    李希侃跪在地毯上跟努力缩成一个球的毕雯珺平行,声音放缓,“小侃哥哥错了好不好,我不应该凶珺珺,珺珺最乖了。可是挑食对身体不好,多吃蔬菜腿就不痛了,你看哥哥也吃的,”他挖了一大块西蓝花放进嘴里,毕雯珺怯怯的看了他一眼,抽搭了两下,乖乖凑过去咬走了筷子上的菜,温柔的声线,黏糊的发出字符,“珺珺也喜欢小侃哥哥,哥哥不要凶我,我会听话的”


  “不凶你,永远也不会凶你了”李希侃抚上毕雯珺柔软的头发,顺势滑下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后颈。


    黄新淳跟李希侃爆料说,毕雯珺小时候是个哭包,动不动就惊天动地的,李希侃向毕雯珺求真,被害羞了的抚顺人按住亲的晕头转向,最后也没打听出结果。现在看来,李希侃觉得还蛮可信的,小孩子哭起来根本没有形象可言,怎么丑怎么哭,怎么舒服怎么哭。


    这样也好,李希侃想,沉稳的抚顺人卡位都不会在镜头前哭,现在哭一哭,也算是释放了压力了吧。


    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哭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李希侃一如既往蜷起来,缩在被子里小小的一个,却感觉身边人翻来覆去不老实,一会自己突然被强势的展开,大个子拱了拱被子,顺着他拱进怀里,头抵在李希侃的颈窝,抱着他的腰,满足的咂咂嘴睡了。


    这真的是个新奇的体验。


    以前毕雯珺也爱抱着他,他蜷着,毕雯珺就从背后抱住他,李希侃的脊背紧贴毕雯珺的怀,毕雯珺的下巴抵在李希侃头上,浅浅的呼吸打在他头上,李希侃抱着毕雯珺的胳膊,短暂能一同入睡的日子,永远睡得很好。


    而现在,自己像个大熊玩偶一样,被长手长脚的大个子抱着,自己被迫把毕雯珺抱进怀里,他才知道这个姿势其实并不舒服,胳膊有点麻,腿也不舒服。


    你就是这样抱着我睡觉的吗?李希侃缓缓收紧怀抱,把毕雯珺搂紧,小心避开鼻子让他能呼吸,抬手顺了顺他的头发,然后一个轻柔的吻印在了毕雯珺的头顶。


    快点好起来,我真的好想你。


    最大的问题来自于带毕雯珺复查,毕雯珺虽然心智退化,幸好从小就是比较安静的性子,还能让李希侃拍几张医生检查的侧脸,发到微博安抚心急的粉丝,只是一旦开始针灸,马上就变成了一场战役。针灸李希侃是肯定不能陪同的,然而毕雯珺又离不开他,更何况还有“坏人”往他头上扎针,毕雯珺更是死活不同意了,好几次哭得嗓子都哑了,李希侃只能抱着他拍拍,不停地告诉他不是不要他了,他永远都不会不要他,打针头就不痛了,做完还跟他闹脾气不理人,李希侃得用两个冰激凌才能哄好。


    小孩子没有不爱冰激凌的,这个时候,不管毕雯珺怎么撒泼打滚,李希侃都很坚定的管控着冰激凌大权。以前他的男朋友也是这样,每次李希侃偷偷打开冰柜,总会被毕雯珺抓个现行,李希侃威胁要挠花他的脸,毕雯珺也不会妥协,现在李希侃终于懂了毕雯珺的坚持,是怕他贪凉不舒服。


    过去的自己,大概也是清楚有人会惯着他,也管着他,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撒野的吧。


    李希侃庆幸的是,毕雯珺从小就是个不爱凑热闹和在外面疯玩的孩子,不然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制止毕雯珺在商场的儿童乐园在孩子们的哭叫声中跟孩子抢玩具的行为,并跟毕雯珺解释为什么小朋友们还没有他的腿高,并且解释为什么周围的小姐姐都在拿手机拍他还试图上手摸他,李希侃确切的想,如果这种场景真实地发生,他大概会疯。


    不出门的原因,是毕雯珺找到了新的玩具。


    是毕雯珺给李希侃练手用的悠悠球,李希侃随手扔在书房,偶尔毕雯珺用电脑的时候,李希侃就在旁边乱甩悠悠球骚扰他,早晚骚扰到毕雯珺离开电脑,裹住他的手教他为止。


    毕雯珺怎么能那么温柔,李希侃从来没见过他露出任何不耐烦和生气的表情,看他乱甩悠悠球玩,也只是抓住他的手教他,他这个笨蛋徒弟至今也只会阿偶TV里简单的收球,那个他一直想学的花里胡哨的动作,每每都是毕雯珺做完了,他在旁边鼓掌。


    毕雯珺甩出球,“砰”的好大一声,他用的力度太大,球磕到了桌子上,李希侃心里也跟着砰了一声,心说你醒了可千万得认账,这回可真不是我把你球磕了,却见毕雯珺扁了扁嘴,看了他一眼。


    李希侃什么也不怕,就怕毕雯珺撒娇。毕雯珺一撒娇,说要李希侃摘星星他都能搬个梯子试试,正常的毕雯珺比他还要抗拒撒娇,撞傻了倒是小孩心性全出来了,说撒娇就撒娇,一点也不含糊,还是那样温柔有磁性的声音,却黏黏糊糊说不清楚,尾音拖得老长,鼻音也莫名重了起来,平时翘起的唇撅起,看向李希侃的眼睛里全是委屈。


  “不会玩~”他甩了甩绳子,李希侃胆战心惊的看着球在空中画圈,生怕他打着自己,“不好玩”


    李希侃哭笑不得的接过悠悠球——从他手上摘下绳结的时候有点恍惚,阿偶TV毕雯珺温热的手指捏住他戒指的手感还在,不过几年,居然换成他从毕雯珺手上脱下绳结,戴到自己手上。


    李希侃做了一次完美的收球,毕雯珺的眼睛都看直了,鼓掌说好棒教教我,李希侃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苦笑,糊涂徒弟要教师父收球,醒了可以嘲笑毕雯珺吗。


    他认真的样子跟以前一模一样。李希侃看着练习的毕雯珺走神——他认真的时候眉头会不自觉的微皱,好看的眼睛专注的看着眼前的事物,这个眼神他很熟悉,唱歌练习曲谱的时候,看剧本的时候……几次没有剪辑干净,看着他的时候。


    毕雯珺最会抓住他看中的一切,李希侃心里叹了口气,什么被他这样的眼神看着,能不被蛊惑呢。


    火力少年失忆了也是高智能的火力少年,李希侃练了大半年的收球,毕雯珺掌握了技巧几下就会了,他兴奋的眼睛亮晶晶,捏着李希侃的衣角,“哥哥你看!!我学会了!!你好厉害啊,我以后也要像哥哥一样厉害!!”


    李希侃费力的垫脚摸了摸毕雯珺的头发,有点褪色了,什么样子都好看,他说,“一定会的,你会比哥哥还要厉害,成为最厉害的”


    毕雯珺被他哄得开心,小心的把悠悠球收好,晚上睡觉端正的摆在枕头边,李希侃洗完澡出来就看见毕雯珺乖巧的躺在床上,悠悠球也被盖上了小毛巾,他失笑,捏了捏毕雯珺挺翘的鼻子。“干嘛把悠悠球放床上,翻身磕到头怎么办”


    毕雯珺想了想,麻利的坐起来,朝李希侃的方向拱了拱,抱住李希侃的腰,抬头看他,“悠悠球很重要,哥哥也很重要,你们是我最重要的,所以睡觉的时候都要陪着我”


    李希侃突然有点吃悠悠球的醋——天知道他跟悠悠球才“重逢”不到一天,居然地位跟自己都一样了,他理解了一个经典问题,爸爸好还是妈妈好,并且恶俗的俯下身问毕雯珺,“那,如果我跟悠悠球选一个,你要我还是要球?”


    这个问题超出了六岁孩子的选择范围,毕雯珺咬着指甲,眉毛像两条虫子一样纠结在眉骨上,支支吾吾,李希侃把他的手从嘴里抢救出来,佯装伤心,“我好伤心呀,珺珺好像更喜欢悠悠球呀”


    这下毕雯珺不支吾了,他把悠悠球扔到了床下,李希侃心里一跳,心想这下球是彻底完蛋了,怎么跟毕雯珺解释真的是他自己弄坏的,就见毕雯珺抓住李希侃的手,他的眼睛亮的像玻璃珠子,干净又纯粹,小孩子的语气,也带着小孩子的固执。


  “我要你,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李希侃一下子僵住,毕雯珺没有叫他哥哥,让他恍惚觉得自己的老毕回来了,可是他的语气那么天真,提醒着李希侃这只是小孩子的话。


  “哥哥对我来说不一样。如果悠悠球坏了,我会换一个,如果你不喜欢我玩,那珺珺就不要了,但是哥哥不一样,哥哥……永远也不要放开哥哥,只有哥哥一个,哥哥不要难过,”毕雯珺还是很笨拙,他抬高身子,不那么轻柔的蹭李希侃的脸,他又流泪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泪腺这么发达,总不知觉的流泪,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小孩子对情绪的感受最敏感,李希侃每天看上去快快乐乐的,陪着毕雯珺睡到日上三竿,随便做点吃的——毕雯珺不挑,自从回家第一天后,李希侃做什么毕雯珺都吃,下午陪毕雯珺玩玩游戏看看动画片——毕雯珺确实蛮喜欢蜡笔小新,还好李希侃也挺喜欢看,晚上吃完饭小心翼翼在小区里散散步——毕雯珺挺乖,乖乖握着李希侃的手在保密措施不错的小区里转几圈复健,然后睡觉。李希侃怕毕雯珺担心,表现的一直很开心,毕雯珺还是察觉了他心底的小情绪。


    他不是不开心,是比开不开心这个范畴更为复杂,小孩子无法理解的心情。


    就在一个多月前,李希侃在飘窗上坐了整整一夜,他想了很多,关于未来关于前途,无数种可能里没有一种的设定能容得下他跟毕雯珺的恋爱。他把大厂的日子称为偷来的时光,他清楚这种透支是要还的,但是毕雯珺不允许,他温柔的把狐狸牢牢锁住,狐狸只能不安的把这段偷来的时光延长,他自我麻痹式的爱着毕雯珺,痛苦的自我拉扯,毕雯珺对他越好,他心里越发煎熬,直到毕雯珺终于要红了,他知道,还账的日子到了。


    他怎么能成为爱人成功路上的阻碍,他们在大厂就约定,要在最好的舞台相遇,他知道毕雯珺有多爱唱歌,一旦他们的关系被发现,毕雯珺失去的不仅仅是粉丝,还有他深爱的舞台——他一想到这个,什么自我拉扯都战胜不了他,所以李希侃才决然的收拾好东西要离开。然而毕雯珺在他面前,因为追他没有看见车,才被撞了,他心里的痛苦没人能理解。


    这样的日子,别人看来可能会痛苦,但是李希侃却觉得,这是第二段偷来的日子,这段日子比大厂还要幸福,睁开眼全是毕雯珺,毕雯珺也只有他,他甚至阴暗的想过永远,然后又开始痛苦的自我挣扎——毕雯珺这么好,想永远的自己简直不能饶恕。他看着毕雯珺玻璃珠子一样干净的眼睛,越发陷入痛苦,他跟自己说再等一个月,等他康复了再离开。而照顾毕雯珺的日子,让他越发清楚自己有多么依赖毕雯珺,他的呼吸体温,他的温柔和包容,他眼里深沉的爱意,他奢求这样的爱意永远给他一个人,又反驳自己不要耽误了毕雯珺的未来。


    直到“六岁”的毕雯珺那么坚定,说什么都不要,只要他。


    李希侃才发现,他还不如小孩子。


    小孩子难过了张嘴就哭,开心了满地打滚,开怀大笑,喜欢就说,讨厌也说,做决定,也比大人直接。


    他把悠悠球扔到了地上。


    李希侃坐到床上,把毕雯珺搂进怀里,“哥哥不哭了,哥哥是开心,因为珺珺喜欢哥哥,所以哥哥开心,”他把悠悠球捡起来,“哥哥也喜欢看珺珺玩悠悠球,只要珺珺开心,哥哥就开心”


    毕雯珺把球握紧手里,小心的给它呼呼,然后抱住李希侃,“那珺珺一直开心,哥哥也要一直开心,拉勾”


    李希侃跟他拉了勾,看他露出牙来傻乎乎的笑,自己也被逗笑了,然后点了点他的鼻尖,“大傻子”


    毕雯珺不乐意了,他打开李希侃的手,噘着嘴说,“我一点也不大,是小傻子”


    李希侃这下真的乐了,他钻进被窝把毕雯珺抱进怀里,抱紧,“好,小傻子”


    毕雯珺就开心了,嘿嘿嘿的傻笑。


    李希侃把他的“小傻子”抱紧,轻轻哼了首曲子,以前都是毕雯珺哼歌哄他睡觉的,他低头在睡熟的毕雯珺头上亲了一下,笑出了尖尖的狐狸牙。


    快点回来,快点哄我睡觉。


    他半梦半醒的时候还在想,姐姐如果有了小孩,告诉他一定不要问爸爸好还是妈妈好,小孩子很认真的。


    然而小孩子的问题只多不少,很快,李希侃迎来了新的问题。


    毕雯珺的伤基本上愈合了,也就是说,他可以洗澡了。


    令李希侃绝望的是,六岁的毕雯珺不会洗澡。李希侃费力的把一米八七的大个子按进浴缸里,看他专注的捏着橡皮鸭子,一副肯定不会自己动手的样子,绝望的挽起袖子撩水给他冲洗。


    浴缸是毕雯珺选的,特意选了个超大号。看师傅安装的时候李希侃就知道毕雯珺憋坏主意,果不其然搬进新家的第一天就被毕雯珺按在浴缸里做了个爽。


    现在的情况,除了智力缩水其他哪哪儿都没缩水的男朋友坐在浴缸里玩橡皮鸭,李希侃脸红的厉害。


    是不是有点禽兽啊,他才六岁。李希侃绝望的把乱七八糟的念头按进水里,老老实实给毕雯珺洗澡。


    然而,智力缩水,生理没有,一个正常二十多岁的身体,在李希侃柔软的手指到处的戳弄下,一些正常的反应随之而来。毕雯珺扁着嘴,指着身下李希侃非常熟悉的物什,撒娇。“小侃哥哥,难受”


    有一瞬间李希侃以为毕雯珺醒过来了,正在这装傻充愣跟他耍流氓,也确实像腹黑的天蝎座能办出来的事,然而李希侃看向毕雯珺的眼睛,确认他确实不是装的——然而那又能怎么办?他才六岁,李希侃头都疼了,他头一次想冲毕雯珺大喊给我忍着,可是又不舍得。


    小孩子没什么顾及,哪里难受就要去碰,这下李希侃没法装看不见了。他伸手攥毕雯珺的手,在他干净又纯粹的目光里,脸红的快要爆炸一般,伸向了他的下身。


    李希侃自我催眠,毕雯珺很快就清醒了,他这不是带坏小孩子不是不是。


    一直到他手酸,毕雯珺才释放出来,小孩子舒服的呼了一口气,有点好奇的看着李希侃手上沾染的白色液体,“这是什么?”


    李希侃哑口无言。


  “好舒服哦”


    李希侃装死。


  “也想哥哥舒服”毕雯珺的手向李希侃身下伸去,这下李希侃没法装死了,他的衣服已经被幼稚的小朋友泼湿,半透明的挂在肩上摇摇欲坠,如果是以往的毕雯珺,他现在应该被按在浴缸里神志不清了,然而眼下实在不是什么鸳鸯浴的好时机——更何况毕雯珺才六岁,李希侃按了按太阳穴,三令五申。


  “珺珺,你看着我,你喜不喜欢哥哥,”见毕雯珺乖乖点头,他继续,“刚刚……只有哥哥才能做,你不可以,也不能跟别人说,不然哥哥会很难过很难过”


    毕雯珺再点点头,“不想让哥哥难过”


  “所以这是我们的小秘密,不让别人知道好不好?拉勾”


    给毕雯珺洗一次澡,李希侃的腰几乎都要断掉。照顾人真的太辛苦了,等毕雯珺清醒了,他一定要勤快一点。


    黄新淳好不容易跑完了通告挤出一点时间,大包小包拎着到李希侃家看看两个朋友的情况,毕雯珺还记着当时要分开他和李希侃的仇,后脑勺对着黄新淳,一脸拒绝沟通的表情。黄新淳趴在地上装小汽车哄了好久,才让毕雯珺赏脸同意他过夜,黄新淳看着趴在地上推小火车,一口一个脆生生的小淳哥哥,睡前还跟他说珺珺要睡觉啦,小淳哥哥晚安的一米八七的大个子,心情复杂。


    第二天早上黄新淳还惦记着给他俩做个早饭,敲了敲门就进了二人的卧室——李希侃是叫不醒的,黄新淳清楚,干脆自己去叫毕雯珺吃早饭好了,没想到打开门看到李希侃麻利的爬起来,并且把抱着他腰赖床的毕雯珺哄起床,穿上鞋朝他走过来,“小淳你等下,我刷个牙就做饭”然后对着床上赖床的一大包,声音温柔,“珺珺过来刷牙,不吃早饭没法长高了”


    ……你是准备让他戳天花板吗。


    黄新淳目瞪口呆看着李希侃哄毕雯珺吃饭,蔬菜要亲自喂,不然毕雯珺不吃,毕雯珺脖子上围着一个猫咪围脖,脸上吃的花里胡哨,李希侃也不恼,等他吃完给他仔仔细细擦干净,又让他去洗手,才允许他玩一会悠悠球。


    简直……全能奶爸。


    他定定神,想起来自己来的主要目的。“侃,我主要是……你跟我说他最近头疼的厉害,应该是快要清醒了,他怎么出车祸你也知道,作为朋友,我还是想劝你再考虑一下,雯珺他真的……很爱你”


    李希侃托着下巴笑,“小淳,我不跟他分手了。他撞傻了这段时间我也想了很多,我想我离不开他,”他眼睛亮晶晶的,“你知道吗,照顾孩子真的很累,不和他心意他就会哭,发脾气就乱扔东西,不想吃的东西直接吐出来,可是你知道吗,即使是这样——甚至我想过,如果他真的一辈子就这样了,我会想离开他吗?你知道的,我离不开他,哪怕他现在或者还要一段时间这样,我也想跟他一起,我想看到他,想陪着他。等他好了我再跟他说吧,谁也别想让我分手了”


    黄新淳如释重负,也笑了,“我猜他肯定想快点清醒了”


  “不过,”李希侃笑得狡黠,“可有趣了”,他冲着客厅喊,“珺珺~大傻子~过来喝水”


    毕雯珺踢踢踏踏不情不愿蹭过来,“小傻子,我不大!!”


    黄新淳:???


    李希侃点头,“好嘛我错了,小傻子,去玩吧”


    毕雯珺开心“恩!!”


    黄新淳看得心惊肉跳,狐狸太虎了,太虎了。


    毕雯珺晕倒的时候真把李希侃吓坏了,医生检查后说他应该是快要清醒了,就在医院住了下来。李希侃捏捏养胖了的毕雯珺的脸,心说这次一定要看着他清醒,不要再跑了。


    毕雯珺醒过来那个下午阳光特别好。李希侃看他皱着眉缓缓睁开眼睛,看他的时候还是懵懵的,似乎是在判断发生了什么。


    李希侃看向他的眼睛,瞬间确定,是他的老毕。


    毕雯珺却猛地坐起来,抓住了他的手,“希侃,希侃,不要分手,不要,嘶——”他还不能过于激动,情绪的起伏让他的头猛地一痛,即便这样,他还是不肯放开抓着李希侃的手。


    他的老毕,现在的记忆还在分手的那个晚上,李希侃决然的拉着行李离开,他被车撞到,心心念念的还是不要跟他分手,李希侃又心软又心疼,他的手被掌握不好力度的毕雯珺捏的都红了,他抱住比自己大的手,语气柔软。“不分手,不分手,我不跟你分手了,你让我先叫医生过来”


    毕雯珺的大脑反应还没那么快,但还是迅速抓住了重点,他迟缓的松开李希侃的手,说出的话夹杂着委屈,“不要吓我了希侃,不要分手,你拉着行李,我叫你你不理我,我去拉你你也不回头,要搬走,不要搬走,希侃,”他的语言还有点混乱,但他也顾不上了,“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我不要别的,只要你,希侃,不要跟我分手”


    李希侃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他嫌弃自己怎么这么脆弱,又想责怪毕雯珺怎么这么傻,醒过来就说这些有的没的,他坐到毕雯珺身边,一只手抚上毕雯珺的脸颊,缱绻的摸了摸他的泪痣,“不分手。老毕,我不跟你分手了。我也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你,这一次谁也不能让我们分开,谁也不行,我谁的也不会听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毕雯珺看看他,突然有眼泪滴了下来。


    他们在阳光满溢的病房里交换了一个吻。


    是李希侃的小傻子,李希侃理所应当的想,要抓住他一辈子。


Fin


彩蛋


  “……我住院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黄新淳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李希侃深知腹黑且偶像包袱极重的抚顺人一定不能接受自己弱智且哭包的设定,更何况小傻子是他的秘密,李希侃想私藏不想分享,只能跟毕雯珺打哈哈。


  “真的没什么,小淳应该是激动的,毕竟你都躺了好久了”


  “……真的没什么?”毕雯珺举起沙发上的塑料小火车,一脸不可置信。


    糟了,去医院去的太急没来得及收拾。


  “……没什么?”毕雯珺举起满身疮痍的悠悠球,表情已经不能用绝望形容了。


  “……??”浴缸里的小黄鸭被大个子捏在手里发出嘎的一声,毕雯珺已经彻底失去语言了。


    墙上的涂鸦,厨房的蜡笔小新碗,猫咪围脖,毕雯珺不停刷新自己接受的底线。


    李希侃:我现在骗他说我姐突然生了个儿子他会信吗


——————————————————————————


 还是那句话,医学有关都是编的,为了人设,不要当真,二位蒸煮平安健康,不满来骂我,不许上升,觉得不合适我就删。


这篇文灵感来自麦锐团综里李希侃那个傲娇的小表情“养得起”,就开始想象儿子养“儿子”会是什么样子,总是写抚顺人温柔又沉稳,偶尔也让他任性一下好了,就有了这个题材。


写的还挺顺的,希望你们喜欢呀


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3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