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刘海不营业

I am OK!🙊

杰芙/梦伴·上

存档cry

B:

 *瞎jb搞


*平行世界文学


————


0.


陆定昊的人生守则之三:异地恋不行。


 


所以董又霖抱着一大箱子东西出来,碰见当值的陆定昊时。


听到对方用一种很轻快的语气说:


“分手吧。”


 


1.


董又霖是陆定昊的同门同期。


和千辛万苦从J大本科考到T大的陆定昊不一样,他是土生土长的T大人,从本科就开始跟着现在的导师做项目。


 


大三暑假陆定昊风尘仆仆来T大参加夏令营。说是夏令营,其实不过是考试的另一种说辞,短短半天的参观加上一天半的考试。他混在全国各地野心昂扬的学生里,摆出公式化的笑容用有点过分渴望的眼神观察这所学校。


他的本科同学大都满足于专业领域内J大的强势地位,只有他抱着某种小孩子的幼稚执念想来T大。夏令营最后的面试里,教授们看着陆定昊的履历,第一句就是J大。


陆定昊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


早有准备的他深吸一口气,从第一条说到第四条,归根结底也不过是更喜欢T大。陆定昊这个人向来豁的出去,说完后直直地盯着心仪的教授,直到对方在他满是憧憬的眼神里败下阵来笑着问出下一个问题。


面试结束说完谢谢老师后他走出教室,瞥见教授冲他悄悄比了个大拇指的时候,陆定昊几乎维持不住照镜子练出来的微笑弧度。


他一下子觉得大学整整四年的努力都没有浪费。


 


人得意起来总会悄悄做一些出格的事情。陆定昊在那个下午从教超买了罐啤酒,跑到T大建筑馆的顶层晒太阳。


高中时候,陆定昊最后没有踏进的校园,此时此刻在他脚下被太阳晒得又暖又亮。他心里始终憋着一口气,十八岁的高考没有考上T大之后无故的憋屈。连来北京旅游,也死憋着这一口气不来T大参观。


打开啤酒盖,涌上来绵密纯白的泡沫散发着麦子的香味。陆定昊仰起头把酒精送进身体,醇厚懒散的凉意扩散在被夏天烘得发热的身体里。他不爱喝酒,却觉得这种时刻不喝酒会后悔一辈子。于是故意摆出爽快的表情,冲灼热的空气“哈”了一声。气音很快消散,静谧的顶层却奇异地让陆定昊感受到微小的震荡。


他下意识回头看,空荡荡的顶层里一个穿着红色球衣的男生拎着书包从楼梯口向他走来。


男生发现陆定昊回头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走到陆定昊身边,书包被扔在地上。


陆定昊拿着啤酒罐的手有些无所适从,不知道自己独处时的浮夸被对方看到了多少, 尴尬地回了一个笑容后结结巴巴地找话题:“你好。我还以为这时候没什么人来这里呢。”


“是没什么人啦,一般只有我会在这个时间来这里。”男生说话的声音软软糯糯,“我还很惊讶你会在这里嘞。”


“你来这里干嘛啊?”陆定昊说出口才觉得自己有点反客为主的意味。


“放空自己休息。你呢?”男生的脑袋转了转,看向陆定昊。


陆定昊猝不及防感觉自己的侧脸被认认真真地注视着,只好礼尚往来扭头回应。他这才发现,男生有一双很无辜的眼睛。双眼皮窄窄一道,眼珠亮晶晶的,眼角又微微下垂。


陆定昊有些受不了这样的眼神,避开之后才说:“我是来参加夏令营的啦,害怕下次没机会来了多感受一下你们T大。”


“啊,考研究生那个夏令营的吗?”男生的语气适当地热情了起来,“我们建院的吗?”


“嗯。不然干嘛来建筑馆。”陆定昊点点头,“你是建筑的学生吗?”


“是啊。我也是开学大四。”男生突然惊奇地说,“那你要是考上了,我们就是同一届的了诶。”


陆定昊不知怎么看他惊奇的样子有些想笑,就问他:“你准备留在T大读研究生啊?”


“对啊。”男生理所当然地回答,末了却好像想起什么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应该会直博吧。不过我其实不是学建筑的,我是建环的。”


“对了,你是哪个大学的啊?”男生又问。


陆定昊看他连说一句直博都会害羞,不知怎么觉得自己也有点脸红。大概是啤酒喝多了吧,他手指在啤酒罐上敲了几下:“我是J大的啦,而且我也是建环的。”


“哇!”陆定昊迎来了意料之中的感叹和疑问,“干嘛不在你们自己学校继续念书啊?”


陆定昊笑着冲他翻了个白眼:“和你换要不要啦。”


对面又是不出意料地摇了摇头,陆定昊不自觉喝了口啤酒,一边喝一边想这人真好猜。


倒是对面很认真地跟陆定昊解释:“也不是选择的问题啦,我没去过J大所以……我这人有点慢热。”


没等陆定昊吐槽这件事情和慢热有什么关系,就听到男生慢悠悠地说:“我觉得你应该考得蛮好吧?是在喝酒悄悄庆祝吗?”


陆定昊心里一颤,猛然觉得T大的人真可怕。他摆摆手:“没有啦。”


“所以其实我有打扰到你吗?”男生神色认真。


陆定昊一口气没提上来,带上了点上海人不自觉的甜腻口音:“说了没有啦。”说完才觉得自己口吻超过了萍水相逢的界限,暗暗抱怨一句假酒害人然后又被害了。


头脑一热陷入懊恼的陆定昊把啤酒罐塞到对方手里:“而且庆祝这件事情有你这种T大学生陪我多吉利啊。喏,啤酒分你一半。”


对面愣了一下,陆定昊低头看看自己抓在一双肉手上的手指,脸腾地红了起来。低着头磕磕绊绊地说:“那我,我还要坐飞机回去。再见。”


陆定昊急急忙忙地朝左走,走到尽头才发现没有楼梯。只好折回去,男生依然站在窗边,握着陆定昊的啤酒说了句轻轻的“诶?”,却还是传到了陆定昊耳朵里。


“你脸好红哦。”他语气里流露出一丝的愉快,陆定昊听到这句话后难堪得想瞬间移动,干脆小跑着下了楼梯。


——“你一定能考上的!”他喘着气跑楼梯的时候,隐隐约约传来对方的好话。


 


那个男生是董又霖。


 


2.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研究生报道的第一天,陆定昊拖着沉重的行李箱满头大汗地推开宿舍门时,脑海中很矫情地浮现了张爱玲的话。


民国女作家的黑白照片是微微扬起下颚很高傲的神情,陆定昊看着收拾得快差不多的宿舍里有点惊讶的脸孔却只想逃跑。


“是你啊!我就说你会考上的!”倒是宿舍里的男生很开心地喊他:“我是董又霖,你可以叫我Jeffrey。你叫什么啊?”


一边问一边走到门边帮他提行李。


陆定昊眼神闪了闪:“你好呀,我是陆定昊。”然后乖乖跟着董又霖走进宿舍。


董又霖语气里带着淡淡的惊喜:“居然是你诶!太巧了吧。不过你也是直博吗?研究生的话不住这里诶。”


陆定昊放好行李后擦了擦鼻尖的汗:“没有,我硕博连读。”


陆定昊本来以为差不多年纪的男生都一样笨手笨脚,董又霖却颠覆了他的认知。在陆定昊手忙脚乱摆弄了二十分钟行李,终于成功把宿舍的半边理成垃圾堆之后旁边默默玩手机的董又霖忍无可忍地问:


“陆定昊,不介意的话我帮你弄吧?”


“啊?好啊!谢谢。”


说完后,陆定昊就任董又霖理所当然地打开了他的各种归纳袋。再任由董又霖把衣服一件一件叠好放进柜子。他看着七月夏天里穿着红色球衣的男生蹲在地板上有条不紊并且娴熟地帮自己理箱子,有点不可思议。


“你导师是谁啊?”他剥了一粒软糖递到董又霖嘴边问。


董又霖轻轻咬住草莓味的糖果,含糊不清地说:“H老师。”


陆定昊挑了挑眉:“这么巧的吗?”


 


陆定昊没有详细了解过建筑系总共有几位导师,但是能在那天炎热的下午碰上董又霖,然后在博士新生里恰好和董又霖一间宿舍,甚至连导师都是同一位的概率,陆定昊想这不会是个大于50%的数字。


在数学问题上,有很多看起来渺茫实际上却概率很大的事件。现实里,这些概率数字却能粗暴地被归类为0或者100%。


对陆定昊而言,董又霖很明显是概率很小的那个100%。


 


帮陆定昊整理好行李后,董又霖熟门熟路地带着他去综体开研究生大会。学校很大,陆定昊找了一辆小黄车跟在董又霖破破烂烂的自行车后面。


在综体停车的时候,董又霖偶尔和人挥手打招呼。陆定昊看着他笑起来弯弯的眼睛和温和的笑容,心里却冒出了一点不舒服。


但他也只好跟着董又霖。董又霖选的位置和他人一样温吞,既不靠前也不在最后,淹没在综体的人潮攒动。


“这里很多人你本科就认识了吧。”陆定昊坐下来后开口问。


董又霖说:“欸?还好啦。”


末了他对上陆定昊探究的眼神,咽了咽口水:“等一下晚饭一起去吃吗?”


“好啊。”


 


董又霖带陆定昊吃的是香锅。


“我们这边还蛮多吃香锅的,请客或者打赌这种。”董又霖坚持贯彻自己T大土著的身份,给陆定昊科普,“大家都说没什么事情是一顿香锅解决不了的,不行就两顿。”


食堂的麻辣香锅分量又足,食材也新鲜。红红的辣油冒着热气,香菜叶被挑出来孤苦地躺在盘子里。现炒出来的菜品光泽度感人,香味使劲往鼻子里钻,连白米饭都实诚地填了四两在碗里。


陆定昊闭上眼细细感受盛名之下的T大香锅——


要是师傅能有时间把锅刷干净,麻辣口味里别透着前面同学的酱香味大概就称得上完美了。


他比了个大拇指,以示赞赏。


董又霖却突然发难:“你之前不是说吃在J大吗?”


陆定昊夹了一块鸭胸:“打扰了。J大就一块大排比较出名。”


顿了顿他给自己母校挽尊:“还有人说爱在H大呢,也没见H大的男生个个脱单啊。”


董又霖不屑地“切”,说:“陆定昊,这顿我请啊。”


 


03.


陆定昊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董又霖也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所以陆定昊加上董又霖等于一对好室友好同门。


比如董又霖能够竭尽全力趴在地板上二十分钟帮陆定昊找美瞳,比如董又霖乐意每天负责打扫两人宿舍然后搬回来一整箱贝纳颂在冰箱冷藏,又比如董又霖乖乖吃下陆定昊投喂的芝麻糊而不介意陆定昊对鸡蛋的无数次拒绝。


再比如董又霖一口答应导师让陆定昊和他一起负责课题组。


 


“哇!陆定昊你能去搞热能?”本科的死对头林彦俊知道这件事后发来有声音的消息,“你连卡诺循环都不知道了吧!”


陆定昊对着手机用力戳出回答:“你知不知道我假期读了多少paper啊!”


然后扭头对旁边默默整理资料的董又霖吐槽:“我本科同学居然说我肯定做不出来!”


“你毕设做的什么?”董又霖对着电脑敲字,“FloEFD能做吗?能的话先建个模型。”


“……”陆定昊心里一顿,抖着声音说:“算了吧……”


董又霖悄悄弯了弯嘴角,:“没关系。我也是本科去热能系学的。”


陆定昊听完后撇撇嘴,撕了包芝麻糊。


 


第一次看到实验室里的董又霖,陆定昊就意识到T大出生和J大出生本质上的区别。


T大很大,大到陆定昊觉得自己只能够了解他关于建筑的一个角落;而J大又足够宠爱土木建筑,宠爱到整所学校似乎都围绕着土木建筑运转。


在J大,陆定昊不需要去思考太多。只要自己按部就班地跟着一位一位老师安心啃书,最后就是合格的建环人。在T大则不一样,董又霖上的课乱七八糟遍及各个学院,却连本像样的作业本都没有。


“我都是交纸头的诶。”陆定昊借董又霖的传热设计大作业的时候,对方挠挠头一脸害羞,“交作业本很像小学生诶。”


陆定昊只好仰头望天,最后从冰箱里取了一瓶贝纳颂:“厉害还是你们T大厉害。”


他那时候想起本科时代,大家每逢上课前集体交作业本的情形,不知为什么有点感慨。


 


 “小芙,小心上火哦。”董又霖补充说,“我明天把课题目前为止的东西发给你看看。”


 


小芙是陆定昊的新绰号。来源是在某一天陆定昊对董又霖展现自己的既定笑容时,董又霖抓错重点的一句感叹。


“你这样笑起来很像哆啦A梦的小夫欸。”董又霖说话真挚又温和,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但是你每天都要带美瞳,应该是小芙,芙蓉的芙。”


事实上,董又霖确实这样想。大家在建环讨生活,金工实习一去就是一整年俗称建筑工人,以此对应隔壁专业高大上的建筑师。所以像陆定昊这样带点嗲的男孩子,实在神奇又可爱。


他每天看着陆定昊起床矜矜业业戴好美瞳,定期去理发店整理发型,穿上搭配得过分有野心的衣服;又能叼着一片面包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敲20个小时——实在是过分矛盾的可爱。


董又霖不像陆定昊。他生在台北,后来去上海,大学又来北京;说话台湾腔里有北京味儿,上海甜腻的口音却不在行。


陆定昊在上海弄堂里泡了二十几年,说话在北方人看来又软又糯。


“师兄,你有没有觉得陆定昊说话gaygay的。”有一次他和北京小学弟吃饭,差点被这句话噎死。


董又霖万万没想到,在他眼里甜度满分的语调居然会被这样评价。一贯的礼貌和内敛让他不知所措,半天憋出一句“没有”。


陆定昊却被“小芙”弄得不太满意。报复性地把董又霖广为人知的英文名Jeffrey翻译成土味农村姓名“赵福瑞”。


最后分别求仁得仁,陆定昊被叫成陆小芙。董又霖更惨,当助教的时候被喊赵老师。


 


“好啦,赵福瑞。”陆定昊翻了个白眼。


低头继续在微信上和远在上海的林彦俊斗嘴。


董又霖听到后回头看陆定昊。陆定昊脸小得不行,晚上摘下美瞳后顶着一副圆溜溜的框架眼镜。从他的视角看过去,陆定昊鼻尖快要贴到手机屏幕上,气鼓鼓地笑。


董又霖把手掌盖在键盘上拍了几下,又噼里啪啦点了几下鼠标。


 


董又霖是个很皮的人。


陆定昊和董又霖共事一个课题组之后,犹豫再三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那以后大家看文献遇见问题,可以先问问陆师兄。”董又霖把陆定昊拉过去给学弟们介绍的时候,一句话就把所有的搬砖性任务推给他。


“那师兄你呢?”


董又霖指指自己,说:“我?我就退休,当谐星。我就搞笑。”


他穿着皮衣,陆定昊一边笑一边扯董又霖的皮衣。


“你今天说话怎么这么骚?”陆定昊从董又霖餐盘里夹了一个丸子。


董又霖从善如流又再给了陆定昊一个:“有吗?其实我就一直这样。”


“是嘛?”陆定昊嘴角勾了勾,“赵老师你很喜欢穿皮衣哦。”


“蛮喜欢的,怎么了嘛?”


“你很皮。”陆定昊把自己的鸡胸放到董又霖的餐盘里,心情复杂得说出结论再摆出受到欺骗的样子,“不仅皮,你还臭屁。”


董又霖愣了一下,“哼哼”一下说:“是,他们都说我很皮。但我哪里臭屁哦?”


“新一期的绿色建筑看了吗?”


“没有。”董又霖想了想,自己也笑了,“拒了我们的文章,不看。”


陆定昊叹了口气:“那还不是臭屁。”


董又霖听后,直直地盯上陆定昊亮晶晶的眼睛。他一本正经地陈述道:


“我不臭屁。”


——


“你脸好红哦。”


“我请你吃香锅啊,陆定昊。”


“我就谐星。搞笑。”


“不看了。拒了我们的文章,不看。”


“我不臭屁。”


陆定昊默默在脑海里列了一串董又霖理所当然的臭屁语录,在心底悄悄学董又霖不易察觉又个人特色浓厚的“切……哼”。


 


4.


董又霖在陆定昊报复性地被叫做“赵福瑞”之前,有过另一个绰号。


“呆ffrey”。


他们都说他很呆,说董又霖的眼神总是呆呆的。


 


陆定昊却不觉得那是呆。


在很少的时候,陆定昊见过董又霖少年气的眼睛里很璀璨的光芒。


所以他知道董又霖的呆,不过是漫不经心的无所谓。董又霖不需要对很多事情提起兴趣或者激发意欲。


董又霖聪明、认真、努力;家庭和睦且过度富裕、受到足够宠爱、人生顺遂。


所以他的轨迹理所当然,考大学、科研、升学、兴趣,水到渠成。


他的情绪阈值过高,但也不是不存在。那时候的董又霖一点也不呆,反而眼神里闪着无数星光像夏季的夜空。


 


 


有一天他们两个难得去紫荆觅食,才吃了两口董又霖就想到自认绝佳的设计,瞳孔里燃起陆定昊难以忘怀的火树银花。声调也好、神情也好,都是陆定昊前所未见的鲜活与生动。像春雨打湿了稀薄的阳光,董又霖整个人一下子跳跃进陆定昊那颗对七情六欲尚且懵懂的心脏。


他拖着陆定昊从紫荆回实验室,抓着陆定昊的手腕逆着饭点的人群穿过综体。陆定昊的皮肤在董又霖过度温暖有力的手掌下,记下了心动的温度。


密云满布的天空下,陆定昊侧着脸偷偷看着身边很兴奋的室友。忽而意识到,原来这是喜欢啊——


心跳得很快,想裂开嘴大笑却不敢,毫无征兆也毫无预感。不是恋爱时候,一遍遍自我催眠自己喜欢对方的暗示;不是寂寞时候,想找一个相处舒服的人排解孤独;而是我从未想过喜欢你,却会在琐碎生活的某一角落掀开谜底。


他的耳朵染上不易察觉的滚烫与艳红,藏在头发下暗自蔓延。


董又霖的五官很削瘦,挺拔里有一点点清秀。


陆定昊被拖着跑,气喘吁吁。


 


日子过得那么快又那样琐碎,陆定昊却浮现很多平凡时候,于他而言董又霖不寻常的可爱。


课题组一起吃饭玩酒桌游戏的时候,董又霖被迫戴假发就说:“我没想到有一天我搞个课题,我还要这样子。”下一秒又突然朝陆定昊笑:“我现在要像小芙那样笑,淑女一点。”


班级表演节目的时候董又霖拖陆定昊和他一起唱歌。陆定昊不情不愿地问唱什么,董又霖还是理所当然的语气:“爱你。”


陆定昊的代码跑到奔溃时,董又霖一边嘲笑他一边弯腰看屏幕:“你不是写代码,你是在创造代码语言。”然后敲敲打打说帮不了,几天后却会把陆定昊搞不定的代码发给他,还细心标上注释。


董又霖也会有导师叫去喝茶的时候,回宿舍连鸡蛋都不吃就躺倒床上咸鱼。陆定昊问他,明明眼睛里都是沮丧,却还要玩梗:“陆定昊,我要是和你一年毕业你不许嘲笑我。”


他们做课题,有时候想用昂贵的仪器偷懒。陆定昊乖,小心翼翼地想找同谋。董又霖却面无表情地告诉他:“我老早就偷用隔壁的设备了。”然后就笑得很开心。


 


表面上很乖,但内在又皮又臭屁——还要加上无辜的眼神和语气。分不清是套路还是实话,可心底显而易见的柔软;偏偏还很帅气、很聪明。


董又霖让陆定昊唱爱你。他们一起握着话筒,配合甜腻的歌词握过彼此的手。


同学不怀好意的起哄里,董又霖抓着陆定昊的手不为所动地继续:


“你微笑唇形,总勾着我的心。”


 


陆定昊跟着董又霖一口气跑到实验室,对方激动地开始捣鼓材料和设备。他心不在焉地盯着难得兴奋的董又霖,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句:


“我喜欢爱你~爱你爱你~”


董又霖却无暇顾及。他把铁丝网卷成一个个小卷放进暖箱,自顾自地给陆定昊下命令:


“你让本科生记下数据吧,陆定昊。温度调节不变,你画好曲线之后给我。”


 


5.


董又霖从没有去过陆定昊的母校J大。


他对陆定昊偶尔怀念的J大排骨一无所知,遑论体会陆定昊千辛万苦爆肝写论文回上海参加校庆的激动。


 


陆定昊买的晚上的回程机票,董又霖想了想还是选择开车去接他。他先坐地铁去家里人帮他在北京买的房子,再从宽敞却毫无人气的家里翻出车钥匙。


“陆定昊,我开车去接你。你在机场乖乖等我。”


到上海的当天,陆定昊就发消息告诉董又霖自己生病了。董又霖不知道怎么用微信照顾病人,干巴巴地问原因。陆定昊隔天才带点委屈地说可能是因为通宵写论文回宿舍的路上冻到了。


他给董又霖发语音,本来就带点嗲的口吻被鼻音衬托得越加甜腻。人设不倒地作董又霖,可怜兮兮说都怪赵福瑞你让我一定在回上海之前敲出一篇论文。


董又霖做实验的间隙点开来听,回复说对不起的时候想起陆定昊不知道什么时候说过自己不喜欢可爱。董又霖摇摇头,觉得陆定昊的可爱大概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不然哪有人作成这样还这么可爱、讨人喜欢。


下飞机的陆定昊背着书包,泛红的鼻头上卡着一副框架眼镜。看到董又霖的时候明明想笑又假装生气地瞪他。


“小芙,对不起啦。”董又霖学隔壁研究室的博士生双手合十,“带你坐我的玛莎拉蒂啊。”


陆定昊的眼神一下子亮了。


董又霖就知道,陆定昊会开心。


 


发现陆定昊爱钱的可爱心态,是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他们两个带本科生参加比赛,最后一天在宾馆被本科生拖过去玩游戏。


“真心话吧,真心话吧。”之前大冒险被逼着去找恰好同一间宾馆但是看起来格外凶的G大学生后,陆定昊心有余悸地拒绝了大冒险。


本科生得意地笑:“师兄,如果你是女生……你选我们房间谁当男朋友?”


陆定昊愣了一下:“啊?……算了吧。”


董又霖混在人群里起哄:“说啊!愿赌服输啊师兄。”


陆定昊注意到董又霖,垂着头想了想:“选赵福瑞啊。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你们Jeffrey师兄,在北京后面,有很贵的大房子……”


他瞥见董又霖顿时尴尬的笑容,心里爬上小小的开心,一不做二不休:“不要当男朋友,要结婚。这样我就有好日子过了。”


陆定昊说出大房子后,连导师都喜欢用这个梗调侃他们。


董又霖和陆定昊一起去给老师看论文的时候,导师大概大体上是满意的。就笑着说:“Jeffrey,再这样下去你应该把你的大房子送给陆定昊当他帮你的谢礼。”


陆定昊那段时间因为大房子被说狠了,难得强硬地红着脸反驳:“谁要他送啊。我要自己买,我不喜欢他送!”


 


陆定昊坐上董又霖的玛莎拉蒂之后,兴奋之余却有董又霖没预料到的拘谨。


“你怎么啦?”他问一言不发的陆定昊。


陆定昊闭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见到本科时候的同学和老师了。”


董又霖抿了抿嘴没说话,陆定昊停了很久终于忍不住说:


“本科的时候,我记得每节课前我拿着作业本交到讲台上,再拿回上次的作业本。我不是很清楚助教什么的,我的作业都是老师亲自批的。受力图画错了会仔仔细细地标出来,阴影线都会填满。


“大二的时候参加系里的比赛,我们一群人在学院熬到半夜。老师就陪着我们,半夜刷卡帮我们每个人买空食堂的点心。后来我去外地参加全国比赛,老师不用去的却兴致勃勃来看我们还帮我们买当地的特产。我们的设备坏了,他去找工具敲敲打打帮我们修。


“还有金工训练,有一天结束之后我来不及吃饭又要去实验室做实验,我导师看到我满手机油之后把自己准备吃的馒头凑到我嘴边让我咬。但是我还是没有留下来,他手把手教我,问我要不要跟他。明明他自己有那么多人求着教,他自己也是大牛,每年最热门的老板。但是我还是没有留下来。”


董又霖“嗯”了一声。


陆定昊捂住脸:“今天林彦俊送我去机场,他说我变了很多。”


董又霖扭头看了陆定昊一眼。


“他说短短半年,陆定昊你成熟了好多。董又霖,你可能不相信。但是真的……”


董又霖不知道为什么从陆定昊的话里听出了一丝心碎。


陆定昊恹恹地说:“真的,一直到T大,和你们一起做事情,我才感受到我在长大,而本科的时候我有多幼稚。”


“那你……后悔吗?”董又霖挺直了背。


“我不后悔,哪有人不长大的。”陆定昊深吸一口气后,挑起眉朝董又霖酷酷地笑,“何况我还碰见你,还坐了你的玛莎拉蒂。”


“那我下次带你去大房子啊,小芙。”


“屁咧!我要自己赚钱买,好不好?赵福瑞。”陆定昊做作出自己很开心的样子,表情夸张。


他心里却想,董又霖终归是董又霖。董又霖永远不会懂陆定昊。


 


董又霖会好奇为什么选择硕博连读而不是直博。


董又霖不知道J大的排骨是什么滋味。


董又霖会觉得像J大那样交作业的方式很小学鸡。


因为董又霖没有拿不到博士学位的顾虑。


因为董又霖轻轻松松就考上了T大,没有退而求其次去J大。


因为董又霖在T大呆了这么多年,比起J大学生来说多了很多弯弯绕绕。


 


董又霖的玛莎拉蒂奔驰在北京的晚风里,他的余光里陆定昊歪着脑袋神色木然。他想陆定昊还不是像平时那么开心,只好舔舔干燥的嘴唇后说:“陆定昊,你不要后悔来T大好不好?”


“怎么了?”


董又霖握着方向盘的手心下意识沁出冷汗:“我不希望你后悔。”


陆定昊无奈地笑:“福瑞,说了我不后悔啦。而且你干嘛要不希望我后悔啊?”


“我不想我和你认识的契机,是让你后悔的事情。”董又霖踩下刹车把自己的豪车停到小路边,摘下安全带起身把脸凑过去对着陆定昊。


他亲了亲陆定昊的额头。


“我喜欢你,陆定昊。你考虑一下,做我男朋友吧。”


 


5.


陆定昊避开了董又霖的直球。


他转过头看窗外。新月挂在梧桐的树梢,像一条窄窄的船在天河摆渡。遥远的街灯像淡淡的星星,又像那天中午董又霖眼神里的闪闪发亮。


 


“可是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轻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


高中时候,语文老师因为课文的缘故给他们放陈旧的电影。质朴原始的画面里,陆定昊在结尾红了眼眶。他从来都有一点男孩子少有的细腻,蓝天白云下少女懵懂的悲剧像水晶做的利刃擦过了陆定昊的心。


那时候他下定决心,无论他喜欢了谁,都要大方地说出来。


 


“董又霖,你还记不记得高中有一篇课文。”


陆定昊难得用低低的声音讲话,说出来却饱含真挚。


“哪一篇?如果不是全文背诵的我可能不太记得了。”


“边城。”陆定昊撑开蜷缩的手心,覆盖上董又霖耷拉着的手,“我们语文老师还给我们看了电影。”


“对不起,我有点不记得了。”


“没关系。”陆定昊摆了摆手,“与你无关。说起来很搞笑,看完电影之后我还有点想哭。”


陆定昊说完后感觉到董又霖的指尖在轻轻地敲自己的掌心。


董又霖问:“然后呢?”


陆定昊望着眼前的夜晚,暗蓝的世界里建筑物的轮廓隐约可见。恍惚里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高中拥挤嘈杂的教室里。


“然后啊?用现在的话说,那时候我立下了一个很大很大的Flag。


“大家都说,Flag这种东西很快就会倒下。


“但是我想今天我的Flag不会倒。”


他扣住了董又霖的手掌,黏腻的冷汗连接起他们的体温。


“我喜欢你的,Jeffrey。所以我们好好地在一起吧。”


 


“每一只船总要有一个码头,每一只雀儿得有一个巢。”


陆定昊脑海里又想起依然是平淡小说里的话。


他这才发现自己对《边城》有这样深刻的记忆。


而董又霖一字一句地说:


“陆定昊,你七月份塞给我的半罐啤酒。我有喝光。”


-tbc?-


*或许我能搞出来下?


*顺便卑微地祈求一下评论ORZ(我真的不要脸的

评论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