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刘海不营业

I am OK!🙊

【毕侃】妖精来自洗衣机

无限美味

宗伝唐茶:

 


 


第一次在洗衣机里捡到一根白色的毛时毕雯珺没有很在意,只当是白天教授到实验室遛狗时研究生们聚众看狗不小心沾上的狗毛。他抽了张纸巾捏起白毛扔进纸篓,拿刷子仔仔细细把洗衣机内壁刷了一遍,第二天教授再来遛狗时他面无表情躲得远远的,让老头不太高兴地看了他好几眼。


回到住处换下衣服打开洗衣机门,黑色的防水胶皮上赫然又是一根白毛。


毕雯珺皱着眉拈起那根白毛仔细观察:很软很细,一端有类似毛囊的构造。


 


好像不是毛。


这是一根头发。


 


毕雯珺还蛮喜欢折腾头发颜色的,但他确信自己没染过这种白,况且前一天才刷过洗衣机。他忽然想起社会新闻里报道的那种“借宿人”:自己无家可归,偷偷摸摸闯到别人家居住,在房主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躲在什么壁柜橱柜里和房主同一屋檐下。


这个设想让毕雯珺有些头皮发麻。


他旋下来细长的拖把杆握在手里当武器,先去把所有封闭空间一个一个打开,碗柜床头柜统统没有放过。一无所获,他不知道该庆幸还是继续紧张,转了一圈回到洗衣机旁,鬼使神差地敲了敲洗衣机:“你在里面吗?”


问完就忍不住笑了:这真是自己吓自己吓出魔怔。


 


“在啊。”


 


弯腰想把拖把杆装回去的毕雯珺停住了动作,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概等了几分钟,他小心翼翼地问了句:“你在那儿?”


“洗衣机里呀。”


毕雯珺扶着洗衣机站起来探头往里看,怎么看都是空空荡荡没个鬼影。


鬼影……


鬼……


他退后一步,握紧拖把杆指向洗衣机:“你给我出来。”


大约安静了有一分钟。


“你好凶。”


细白的手指扒着洗衣机滚筒边缘,一颗银白色的脑袋探出来。


一个穿着睡袍似的东西的男孩子,全身上下都是纤细柔软的感觉,眼睛鼻子嘴唇手臂手指都是如此。毕雯珺不知不觉放松了戒备:“你是鬼吗?”


“我是妖精。你可以叫我李希侃。”李希侃轻巧地坐在洗衣机边上,两条腿不停晃荡。


毕雯珺咳嗽一声:“你为什么躲在洗衣机里?”


“躲?”李希侃困惑地望着他,“我没躲,我就住在里面。”


“住在里面?住多久了?”


“一、二、三……”李希侃掰着手指数年份,数着数着糊涂地抓抓头发,几根白色的头发轻轻飘落,“记不清了,这台洗衣机造出来第一天我就住在里面啦。”


毕雯珺快速从空气中抓住那几根头发,摊开手伸到李希侃眼前:“这种头发最近才开始出现在洗衣机里,你不要骗我。”


“我没有骗你!”说到这个李希侃还委屈呢,一着急从洗衣机上跳下来指着毕雯珺的鼻子,“你为什么换成胡萝卜味儿的洗衣液了?我,我胡萝卜过敏!以前我都不掉头发的!”


“……那我换一种。”


“有牛肉味的吗?”


“……我想应该是没有的。”


“那换柠檬味的可以吗?”


“可以吧。”


“谢谢你!”李希侃粲然一笑,抓着毕雯珺的手晃了晃表示感谢,飞快钻回洗衣机里去。毕雯珺丢开拖把杆凑到洗衣机旁再次往里看,还是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简直像做了个奇怪的梦。


但毕雯珺还是老老实实地下楼去便利店买新的洗衣液了。提着两瓶柠檬味洗衣液去结账,路过零食货架时看见即食牛肉条,顿住脚步拿了几根才继续走向收银台。回到家放下洗衣液换好家居服,毕雯珺不是很确定地抬手敲了敲洗衣机盖子:“吃不吃牛肉?”


“吃!”


这一回的应答很快,李希侃光速推开盖子跳出来。夜色渐深,卫浴间的瓷砖地板有些湿冷,李希侃跳到地上时差点滑倒,倒是很乖觉地抓着毕雯珺的袖子踩到他拖鞋鞋面上。毕雯珺的心脏快递搏动了几下,深吸一口气若无其事地带着踩着自己的、其实很轻的一只妖精慢慢走到厨房,从刀具架上取下一把窄窄的餐刀划开牛肉条的真空包装:“吃多少切多少?”


李希侃眼巴巴地回头盯着牛肉:“我都要了!”


那倒不是不行。毕雯珺直接捏着包装把牛肉条递给李希侃,李希侃捧着牛肉条狼吞虎咽,吃相倒是很对得起他豪气万丈的宣言,让毕雯珺很担心他噎到不停地轻拍他后背顺气。


没吃几口李希侃苦着脸放下牛肉条:“你别拍了,我都吃不下了。”


哈,原来这是他的错吗。


毕雯珺被李希侃依依不舍的目光逗笑了:“你看好它放在哪儿,饿了就自己拿出来吃。”


李希侃眼睛一亮,马上在脚下的晃动重新抓住毕雯珺衣服,被毕雯珺一步一步带到冰箱边,看他打开冰箱把牛肉条塞进去。视线一转被另外的东西吸引了目光,他指着冰箱门上的可乐仰头望着毕雯珺,毕雯珺拿下一罐可乐拉开拉环递给他,又给自己拿了一瓶柠檬茶。


 


圣人有鱼与熊掌的困扰,妖精也有可乐与柠檬茶的艰难。


本来李希侃只觉得可乐很好喝,喝了两口看着毕雯珺喝柠檬茶的惬意神态又向往了,伸长脖子踮起脚往柠檬茶旁边凑。毕雯珺注意到李希侃的奇怪举动,咽下一口柠檬茶拿开一点瓶子想问他打算做什么,就见李希侃突然抱着柠檬茶瓶口喝了一口。


还是可乐好喝。李希侃抹抹嘴得出结论,注意到毕雯珺神色有点僵硬,突然意识到跟人抢食是会惹人生气的,心虚地笑了笑三口两口喝光可乐,丢下可乐罐飞快逃回洗衣机里,毕雯珺都来不及喊住他。


那算了。


毕雯珺捡起可乐罐扔进纸篓,有些为难地看了一会儿手里的柠檬茶,好一会儿才慢慢喝了一口。


 


第二天毕雯珺结束实验回家,正好抓到穿着他的拖鞋站在冰箱边啃牛肉的李希侃。大概是觉得一天过去万事大吉不必担忧,李希侃看到他也没有心虚,匆匆忙忙又啃了几口牛肉才放回去,顺手拿了一罐可乐关上冰箱,这才啪嗒啪嗒跑到门边给毕雯珺送拖鞋。毕雯珺看他踩到自己的运动鞋上让出拖鞋,抬手有点想揉揉这颗已经不再掉毛的妖精脑袋,到底没把手伸出去,快速换了拖鞋就见李希侃自然而然地踩到自己拖鞋鞋面上等着自己带他走。


毕雯珺摸了摸提包,决定不把新买的拖鞋拿出来了。


 


房子里有个人等自己,好像真的就有了点家的感觉——哪怕其实不是人而是妖精。毕雯珺决定接受这个妖精作为家庭成员,那么需要确定很多存在的问题和分工方面的义务。


洗衣机里的妖精到底有什么用?李希侃诧异地看着他回答这个问题:“你们人类真的很自以为是,为什么所有存在的东西都要对你们有什么用处呢?我,就是跟着这台洗衣机一起诞生的妖精,我不是为了对人类有用才出现的呀。”


好,那就不说用处。毕雯珺抱着平板戴着眼镜坐在沙发上,一条一条列出各种家务琐事,指着平板问旁边的李希侃:“你看看你能做哪些事情?”


“我什么都能做。”李希侃超有自信地喝着可乐拍胸口,拍出一个可乐味的嗝。


毕雯珺将信将疑。


 


事实证明疑是正确的。


李希侃扫地不是顺着一个方向扫,是四面八方地扫,尘土都被扫到各个墙边甚至不是墙角。毕雯珺按着额头去重新扫地,李希侃已经拿起拖把拖地了,光着脚跑在拖过的湿漉漉的地面上,滑倒前一刻被毕雯珺手忙脚乱地捞起来。


也并不会做饭,握刀的姿势总像是马上要切了手指。


那么洗衣机精灵就洗洗衣服吧,早上出门前毕雯珺特意叮嘱了李希侃除了洗一件衬衫什么都不要做。


回来就找不到那件一万多块的真丝白衬衫了。


李希侃指着染成一块一块可乐色的衬衫天真地望着他:“我想让你穿它出门的时候闻到甜甜的味道。”


 


能怎么办呢?打又不能打,骂又不会骂,听了解释打骂更是不舍得。


可衬衫是他妈买给他的研究所录取礼物,心意也难以就此平复。


毕雯珺按了按太阳穴扭头出门吹风冷静冷静,李希侃看着关上的门慢慢垂下手臂。


 


在楼下吹风的时候邻居一个电话打过来,说你家漏水了快点回去看看。毕雯珺飞快跑上楼,果然一地的水顺着门缝流到楼道里,突然就心慌得很,抖着手开门冲进卫浴间,看到李希侃还在这才松了口气。


李希侃正蹲在地上,踩在一地的冷水里,抱着洗衣机呜呜咽咽地哭,旁边扔着几个空掉的柠檬茶瓶子。见他进来仓促回头又低下头,细声细气地道歉:“我把洗衣机弄坏了,求求你救救它。”


毕雯珺把他抱起来放到洗衣机上坐下,关掉连通着洗衣机的水管,拿条毛巾一点一点擦他腿脚上的水,一边擦一边低着头问:“你又做什么了。”


李希侃眼泪越抹越多:“我想回去。我再也不会出来了。”


隔着毛巾的手猛然用力攥住一只脚腕:“为什么?”


“我知道我做错事了。”李希侃难过得很,“我不出来就不会做错事了……可是我把洗衣机弄坏了。”


“怎么弄坏的?”


"我把柠檬茶倒进去,然后就坏了。"


“……为什么倒柠檬茶进去?”


“因为,因为我不出来了。”李希侃可怜巴巴地望着毕雯珺,“柠檬茶的味道就是你的味道。”


毕雯珺听懂了。


他没再说话,低头擦干李希侃腿脚上的水,把他抱到床上塞进被子里。


“这都是我的味道。”


 


妖精可以不用睡觉,但李希侃还是抱着毕雯珺的手臂睡着了。


早上醒来地面已经收拾干净,旁边空无一人,李希侃蹑手蹑脚地想回到洗衣机里,却还是回不去。本以为已经出门的毕雯珺突然开门回来,把一包衣服塞给他,又拿出几双鞋子摆到鞋架上。李希侃看着这一系列动作很困惑,好在毕雯珺很快给了他解释:“你要慢慢学会出门和人来往,不然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会很无聊。”


“你不在家……我回洗衣机里呀。”


毕雯珺抱着手臂挑眉:“你回得去吗?”


“你……你不救救它?”


“我不救。”


李希侃的唇角慢慢向下拉:“就算我错了,你不能让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啊……”


“你还没听懂。”毕雯珺抬手弹一下他额头,“你就住这里,跟我一起。可以出去玩认识朋友,但别想跑到其他地方去。”


 


天真的妖精突然就福至心灵,趴在洗衣机上冲着滚筒告别:“再见啦!”


转身抱住毕雯珺的腰,在肩窝里蹭了蹭脸颊:“我不跑,我哪儿都不跑。”


 


 


FIN

评论

热度(2424)